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太芥only】心中对你的千言万语终究化作四个字:妈的智障(vampire paro/HE/中篇)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呢(/ω\)

#双吸血鬼设定#
#织田作开头死(....)#
#ooc注意#

chapter 1

        漫长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一边壁上嵌了多扇彩色玻璃,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在陈旧的地砖上投下光怪陆离的图案,营造出一种诡谲的气氛。另一边墙壁上是挂满积灰的欧洲油画,狂野的抽象派画风极是符合此处的氛围。上了年代的花瓶被零散地摆在墙根,有不少已在岁月的侵蚀中破损,化作了色彩丰富却黯淡的碎片。这里的一切装修都宛如闹鬼的古堡的内部设施,虽然从外部看仅是一家废弃的疗养院。

        走廊里近乎静止的微薄雾气有了些许波澜,一个男人的高挑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走廊的尽头。他身着黑色风衣,黑发蓬松,腕部和颈部都缠绕着雪白的绷带,抿着嘴看不出什么表情。他一扇扇地打开再关上走廊上的门,迈着无声的步子似在寻找着什么。

        薄云掩盖住了月色,走廊内的景物渐变得昏暗不明,森气更甚。男人似是毫不在意光线的隐匿,怡然自若地继续自己的探寻。

        很快他便来到走廊的尽头。直觉告诉他这里有一些与先前空落落的房间里不同的东西。门被轻轻推开,经年的承轴不堪负重发出了吱呀呀的声响,一丝甜甜的血腥味钻入了他的鼻腔。

        待到辨清这丝气味时,太宰治的眉头略皱,露出了些微不可置信的表情。

        血液的味道再熟悉不过了——是他的友人织田作之助的气息。

        但是这不可能,太宰治想。织田作之助在数天前已经死   去,太宰治反复确认过他只是因为遇上了一个热衷于战争却又实力强劲的同类才战死的,并无什么阴谋。尽管这听起来充满了阴谋的气息。

        但此时此处越来越浓烈的织田作之助的血液的味道就像是在打他的脸,叫嚣着告诉他这一切都另有隐情。

        太宰治深吸口气平复了下自己杂乱的心绪。他迅速判断了血腥味的来源是屋子角落里的一个浴缸,血族的灵敏感官使他同时根据屋内的水汽判断出浴缸里还有着大量的水。没有迟疑,他快步向浴缸走去,指尖微不可查地有些颤抖。

        当时织田作之助就这样抛下他走了,并一起带走了那个战争狂的性命,留下太宰治一人,连个为好友复仇的对象都没有。看到织田的尸体时他觉得内心深处什么重要的地方缺失了,空落落的难受。但是今天,他可能有机会查明事件的真相,为曾经是唯一一名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的好友做些什么了。念及此处,指尖就抑制不住地轻微颤抖。

        在来到浴缸前太宰治的指尖已经彻底停止了抖动。他想过很多那里面会有什么,甚至是浸泡着的织田作之助的尸体他都有心里准备去接受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当他看向浴缸时,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却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但是为了探明真相太宰治还得仔细观察。

        少年瘦弱极了,可以大概看出苍白皮肤下包裹的骨骼框架,清晰的肋骨略显狰狞。与这具看着都硌人的躯体相不符的是,少年的面部线条意外的柔和,紧闭着眼仿佛睡着了般,苍白失血的脸有一种病弱的美感。他被浸泡在冰凉的水里,全身——包括头部浸都在水下。冰水中看不出掺杂着血,但是血族的嗅觉不会欺骗太宰治,织田作之助的气息就是从这些水和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水还是其次,气味的主要来源竟是这名少年。

        太宰治有了些不太好的想法。他迅速检查了下少年的脖颈并探了探他的鼻息。少年脖子纤细,脆弱得仿佛轻而易举就可以捏断。皮肤白得近乎透明,可以看见其下同样十分纤细的血管。脖子上靠近大动脉的地方有两个齿洞,伤口已经结了薄痂。即便被冰水浸泡着,少年却还有微弱的气息。再加上他身上浓郁的织田作之助——一名血族的血液的味道,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是初/拥。进行到一半的初/拥仪式。

        认清了这件事的太宰简直想骂街。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这种麻烦又危险的老办法发展新成员啊?!现在正常的血族都是直接对着中意的猎物脖子上划个十字吸血,再让对方吸自己的血好吗!简单快捷,安全有效。比起这种五百多年前就很少有人会用了的古老仪式不要好太多,选择这种仪式的大概不是变/态就是智障了。要不是他涉猎广泛看过些古书还不知道这种已经绝迹的仪式。但没想到有生之年能见到活的这种仪式......呆在组织里做任务还真是增长阅历啊。太宰治内心很复杂。

        尽管看到这种景象头疼,太宰治还是仔细回忆了下自己之前所读过的初拥过程,一条条的做法逐渐清晰地罗列在脑内。并非他有过目不忘的技能,只是这个仪式太过丧/病他想忘都难。

        顺带他成功忆起了自己当初对这个过程的评价:非常之色/情,非常之变/态。

        根据少年现在的状况,不难判断他应该正处于第一二阶段中的过度阶段。第一阶段是长亲——也就是将少年由人类转化成血族的吸血鬼——把少年扒/光了丢浴缸里,一边用冰水浸泡着一边大换血的过程。期间少年的生命活动将会因低温降到最低,以防他在体内流失大量血液的时候虚弱致死。这个阶段结束后少年将保持一段时间的昏迷状态,此时他身上将会因体内的血而拥有和长亲一样的气息。这时可以用羊毛毯将他抱离浴缸,待他醒来后即可进入第二阶段。

        和书上记录的表现一般无二,但是这里的整个仪式都透露着诡异。首先14岁左右的少年并非这种仪式的最佳人选,因为仪式的危险性,进行初拥的人类都是20~30岁的体格强健意志坚定的个体,而这少年起码外观上完全不符。其次根据他身上的气息判断他的长亲应该是织田了,但是织田已经死了数日,而且以太宰对他的了解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人——那家伙虽然身为血族,却是个喜欢孩子的温柔的男人。另外再怎么说初拥这种仪式都该是在自家的地下室之类的阴暗场所偷偷进行的,虽说这里是够阴森可怖的但这是他接到任务要求来的地方,这么凑巧说不是刻意都难以置信。

        可他也无法把这个少年丢下不管。这是现今能探知织田死因的唯一线索,丢失了可能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了。因此即便知道可能是陷阱他也得往下跳,对方很可能是算准了这一点。

        真是恶劣的做法啊。

        多想无用。他本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既已决定为友人做点什么又怎会再迟疑。

        他将少年从水中轻轻抱出,再给他裹上自己的黑风衣。整个过程无比的小心谨慎,因为少年实在是太轻了,抱在怀里就像是抱了堆骨头,他怀疑他稍一用劲怀中脆弱的人儿就会散了架。太宰治选了个最安全的抱法,一手拖住少年的脖子,一手抄着他的膝弯。少年的脑袋无力地靠着太宰治的腕部,湿漉漉的黑发很快浸湿了绷带。这倒好,自己的绷带成了他擦干头发的毛巾了,太宰治想到。

        就这样抱着少年,太宰治走出了这栋废弃建筑物,脚步依旧是没有半点儿声音。远方的夜鸦扑棱着翅膀发出了几声嘶哑难听的叫声,月色已完全被黑云遮盖。他踏上了曲折阴森的小径,很快消失在了浓重的夜色中。

-TBC-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