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智障

chapter 2

果真我懒得再码长标题了_(:з」∠)_就简称智障好了。【pia】

哎呀发到lof上字数好少...

魅蓝色的半透明液体在高脚玻璃杯中随着杯身的晃动轻轻旋转着,映出了店内暗色调的装修以及一双茶褐色的瞳。太宰治把玩着酒杯,宽大的风衣袖子下滑露出了缠满绷带的腕部,更显得抓着杯子的手指修长好看。他慵懒地半倚着吧台,眼神恹恹的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门口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一个人影出现在店门口,店内弥漫的紫烟几乎漫过了他的胸口。

“真是晦气,出门就遇上你这个家伙。”

“呀,是漆黑的小矮子。”

闻声太宰治抬眼笑了笑,稍后视线又落回了酒杯上。

中原中也冲他的搭档翻了个白眼,尽管刚说过晦气还是坐在了太宰身边的位置上,对着调酒师点了点头。

“Gold priest。”

“....哇,中也你是小孩子吗,喝这种亮晶晶的东西。”

“这是烈酒!”中也一脸不爽地接过调酒师递来的酒杯,酒液在闪烁的灯光下跳动着金色光芒。

“以你那酒品?”太宰面带讥嘲。

“一杯我是不会醉的!”

他说着便喝了一口,然后晃荡这酒杯斜眼看向太宰治。

“话说你前两天不是才去Paradise Lost寻过猎物吗,怎么还来这儿?”

“大概是没吃饱吧。”太宰漫不经心般答了句,视线仍旧停留手中的酒杯上。沙色风衣敞开露出收身的衬衫,白色衬衫V字领的开口被拉到第三颗纽扣向下。他嘴角噙着的笑浅而轻佻,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暧昧不清。店的另一个角落里几个女人的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在此处,带着些炽热灼人的光。

现在的太宰治简直帅得不像话,撩猎物估计一撩一个准。当然中原中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这么频繁地捕猎,真希望你被猎人们盯上然后干掉。”

“哦谢谢你的祝福!被银弹射中这漫长的生命就能结束了吧,我可是非常、非常期待着死去呢~”说着太宰还手捧心脏露出了一脸幸福的表情。

“我不是在祝福你!”天呐都快忘了这家伙是个自杀狂了。但是这样一脸智障的表情真的能钓到猎物吗,女性生物怎么可能会往这种人身上贴。

“但那些猎人太弱了,达不成我的心愿啊。”太宰治无奈地耸了耸肩,饮了口酒换了个话题。“对了,你不是来猎食的吧。”

“废话,我只是来喝口酒放松一下心情。谁像你这么挑嘴,我都直接选任务里要被做掉的那些人下嘴,早吃饱了。”

“真的吗,那种猎物你也下的了嘴!”太宰治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那些大都是体格健壮的糙汉吧,血液的味道估计是不错呢。但是你想过吗,他们一天到晚混迹于各种肮脏混乱的场所,几天不洗澡脖子上都是污垢。所以,你不觉得正餐之前吃到嘴里的都是脖子上恶心的汗液和奇怪的脏东西吗?”

正饮着酒的中也被恶心得把酒液呛到了鼻子里。

达成目的的太宰治愉快地弯眸笑了:“不和你聊啦,我还有美丽的小姐要陪呢。”

“该死的..咳...青花...咳咳....鱼......”

太宰治顺手揽过自动靠上来的一名女人的腰肢,和对方说笑着离开了此地,留下了仍在原地呛得咳嗽的中原中也。

。。。。。。。。。。

没有光线的废弃仓库里。

仓库的角落里摆着一只开盖的棺材,棺材里铺了张叠起来的羊毛毯,上面躺着被太宰治带回来的少年。

少年细密的睫毛抖动了两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气息,身上还盖着一件陌生人的黑风衣。

记忆的碎片在脑中飞过,努力的想抓住什么却是徒劳。但是总有一些意义不明的画面在脑中挥之不去。

头疼到炸裂。

唯一清楚地记着的是

——他名为芥川龙之介。是一名血族。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