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太芥】一生单恋(小甜文/原著向/樋口视角)

#把樋口ooc得亲妈都认不出来。

今天的横滨也是一如既往的天气怡人,不太刺眼的阳光照在黑手党事务所的大楼玻璃上反射着变幻的光。我抬头看着写意般抹在蓝天上的几朵云彩,棉花糖般可爱诱人。今天,是个适合告白的好日子呢。

我站在大楼附近的一颗并不起眼的树下,摇晃的光影投射在点缀着小碎花的凉裙上。

手中捏着的粉红色信封悄悄放在身后,殷切地注视着事务所门前的道路,几乎可以听到自己「doki doki」的心脏跳动声。

还有几分钟,就到五点了,到时候绝对绝对要向芥川前辈递出这封情书,因为满满的心意已经要溢了出来。

为了这个重要的日子,昨天特意去向首领要了一天假,今天才能够不穿上紧绷绷的工作服。

当时他爽快地同意了,眯着眼满是笑意。一如既往地看到这个男人在笑就心里发毛,请完假的我想要赶快离开。

在快要走到门口时他却突然又说了一句话。

“啊,对了,明天芥川君在港口做完任务后,大概是下午五点回来吧。”

耳根发烫。所以说,这是完全被看穿了啊。

“.......谢谢首领!”

我甚至没敢回头,踩着高跟鞋几乎是落荒而逃。

不管怎样,知道了前辈出没的时间地点,我就可以定点狩猎。虽说不明白首领为什么要帮忙,不过反正他一直就捉摸不透,无需在意。

是被告知5点左右前辈才会到达这里,但我还是特别期待地一会儿看着前方一会儿看看表,就好像5点一到芥川前辈就会一下子冒出来一样。

还有5分钟!

昨天写了一晚上的情书,满满的是少女情怀。啊啊,递情书的时候该怎么说呢?像是女高中生一样低头红着脸递出情书,大声说着「芥川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吗......感觉和黑手党的画风不太符,而且告白得太突然的话让前辈受惊就不好了——那样我大概会成为史上第一名因为向上司告白得太草率而被上司误杀了的女子了。

3分钟。

糟糕糟糕,昨晚明明在心中排练得好好的,现在大脑却一片空白,仔细回忆还像缺了氧一样难受。

1分钟。

太紧张了,手心抑制不住的渗出汗液,这样会将情书弄湿的。快点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吧,樋口一叶。

啊啊.....5点到了。

我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路。

——事务所的楼前人们还是三三两两地进进出出,再往前的街道上繁华依旧,拥攘着的人群缓缓地流动,一样的陌生面孔令人失望。

没有,都没有,完全没看到意想中的黑色身影。

不急啦,说是5点左右前后相差10分钟很正常的。我宽慰着自己,紧抓着信按着性子等待。

然后10分钟过去了。

前辈没有出现。我猜我现在伸长脖子的焦急模样定是十分可怜。

20分钟。

我开始感到不安了。首领没理由耍我,我又不是幼女他不感兴趣的。

30分钟。

等不了了,前辈一定是遇上什么麻烦的事了,在那个港口。

脑中突然浮现出他和人虎大战后受伤的模样,许久不经打理而略显粗糙的头发贴在失血的脸颊上,原本满是戾气的阴沉面容变得平静安详,看着有些失真,令人揪心地疼。那时候,铺天盖地的无力感自责感席卷而来——真是没用啊,身为部下却弱小到无法保护自己的上司,让他伤成了那样。

再也不想经历那种糟糕的感觉了。当初明明发过誓的,不能再让前辈陷入如此险境。

我穿过熙攘的人群,向着港口跑去。

。。。。。。。。。。。

港口。

夕阳的余晖倾泄而下,海面上闪耀着粼粼的波光。渔船在晚风的吹拂下靠近了港口,渔人沙哑的吆喝声透露着平淡的生活气息。

完全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的迹象,但我总觉得这安详的表象下埋伏着什么潜在的危机,正如潜伏在这个繁华城市中的黑手党一样。

顺着岸边奔跑,带起的风吹乱了精心打理的头发。管不上外在形象了,前辈的安危最重要。我边跑边四处张望着,不漏过每一个可疑的细节。

那些狭小阴暗的死胡同也不能放过,里面最有可能发生点什么。

执着的搜寻是有结果的,我终于,在不知第多少个胡同口看见了困在里面的芥川前辈。

但是,情况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困住前辈的是我最不想见到人,没错,就是那个用一脸智障的表情在公共场所单膝下跪捧着我的手并邀请我和他一同殉情的男子,前芥川前辈的上司,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

他现在正凭借身高压制以一种非常危险的姿势笼罩着芥川前辈,一手撑着墙另一手挑起前辈的下巴,凑的离前辈的脸极近似在观察着什么,脸上满是玩味的笑。

关于这个人的不好的传言立马在脑中飘过「身为芥川的上司兼导师,一天到晚对芥川采取比审讯还凶残的方式拳打脚踢,美其名曰教育」、「据说从未对自己的学生和言善语谆谆教诲过,全是冷嘲热讽」、「两年前抛下自己的学生和搭档逃离黑手党,人间蒸发」......大概就是他吧,前辈口中念念不忘渴望得到认可的人,要不是他前辈就不会像这样近乎癫狂地去接一个个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

总结,这是个极其危险的男人。

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自从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停战后,黑手党里似乎还流传起一句奇怪的话。

「任凭芥川的能力再怎么凶残,被扒了衣服或是遇上太宰治就是个渣。」

被扒了衣服绝不可能,前辈一定会在对方碰到他之前把对面打成一堆马赛克的。

可是前辈居然在这里遇上了太宰治!而且还被这个危险的男人用要扒了衣服的眼神盯着。

他是想继续折磨前辈吗?

我听到了一声恐惧的尖叫,之后才意识到是从自己的口中发出的。

两人似乎在一瞬间僵住了,之后齐齐缓缓回过脸来盯着我看。

糟糕了搞砸了,本来我在暗处还有可能帮上前辈的忙,可是现在,被发现的我和被太宰治制住的芥川前辈已经束手无策了。来太急了,穿着常服根本没带枪支弹药。我真蠢,大概是被告白的想法冲昏了头脑。前辈绝对会对我失望透顶的吧,我偷偷地撇了眼,果真,芥川前辈的脸黑得不忍直视。

噫,完全搞砸了。

只能寄希望于现在是停战期间,侦探社的家伙不会对我们干出太过分的事来。

那个危险的男人再一次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动了动嘴唇像是打算吐出什么可怕的话语。但是这时芥川前辈抬手轻轻一推他的胸口打断了他,在两人稍有一些距离后低声念到:

「罗生门」

黑兽撕扯着空气呼啸而至,在冲到我面前时我耳边还萦绕着前辈的那句低语,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后黑兽停止了,在离我的额头约三公分远的地方。

我感觉浑身无力额头渗出了虚汗,腿一软竟跌坐在地上。什么物体叩地发出了微不足道的一丝轻响——啊,是我之前一直捏着的情书。

我难以置信地顺着前辈的黑兽往前看。此时黑兽已经由远及近地一点一点幻化成晶莹的碎片,很快便雪花般消融在夕阳的柔光里。

黑兽消失的源头。

太宰治以与刚才一般无二的姿势压制着前辈,唯一不同的是那张可恶的脸已经贴近到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距离,嘴更是直接与前辈没有距离——吻了上去。

前辈条件反射般抬起了手像是要挣扎着要把他推开,但是指尖微微颤动之后,干脆搭上了太宰治的肩,之后直接楼住了他的脖子,顺从地任凭太宰治加深这个吻。

樋口一叶,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效果拔群,血量清零。

救命啊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算是敌袭吗!等等我还没有亲过前辈啊不我基本上都没碰过前辈就只被他扇过巴掌隔壁侦探社的太宰治你在干什么?!说好的四处留情只撩女人为什么会看上我家芥川前辈还这么干脆地下了手!辣眼睛!!!

我感觉自己内心就和混乱的中东地区一样发生了大规模的爆炸,脑子里一团浆糊各种奇怪的想法满天乱飞。

然而等我稍微冷静下来了,对面居然还在继续。黄昏的光穿入胡同洒在他们身上,能听到原处海鸟悠扬的歌声,此情此景说不出的静谧美好。

然而.........够了,你们还要吻多久,法式湿吻也该结束了。

感觉被强行塞了一大把狗粮。好难过啊,今天本来是打算告白的吧,为什么会见到这样的....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太多了,这,一定是,太宰治这个恶劣的人对前辈的欺侮!!前辈因为能力被限制,再加上身体孱弱无力反抗落入了罪恶的太宰治的魔爪....

可是就算这个吻解释的通了,那么刚刚前辈为什么要攻击我呢?

心里发寒。完全不想往某个方面想,完全,不想。

漫长的将近夜幕都快降临了,对面的两人才终于唇齿分离。

前辈把手搭载太宰治的肩上,别过脸微微地喘着气,面色似乎更加苍白,耳朵尖却开始泛红。太宰治就这样微笑着看着前辈,眼中闪烁着令人说不出的情感。

自己胡乱的猜想轻而易举地就被这样粉碎了,剧情朝着不情愿的方向不可逆转地发展。我用指甲使劲掐着手上肉,却麻木得感受不到多少疼痛。

前辈终于喘过了气,收回了手抱在胸前,漆黑的瞳孔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看不出一丝波澜,风平浪静地恍如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淡淡地开了口:“为什么?”

太宰治没绷住噗嗤一声笑了,原先挑着前辈下巴的手收回去像是想捂住嘴遮掩自己抑制不住的笑意,另一只手继续在前辈左肩偏上一点的方位扶着墙。

“还以为芥川君会有什么反应呢.....啊啊,好可爱好可爱,居然一脸淡定地问我原因,耳朵却红得像熟透的无花果。”

前辈抿着唇不说话,耳朵上的颜色似乎有向面部蔓延的趋势。

“诶,别这样看着我啦,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伤害美丽的小姐吧,所以情急之下只好这么做来发动「人间失格」了呢。”太宰治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满嘴跑火车。

鬼信。明明用手指触碰就可以了,非要动嘴。

芥川前辈脸上也是大写的“你是不是当我傻”。

“我只是想要打晕这个小姑娘而已,并没有打算真正伤害她。”

并没有打算伤害我啊.......听到这里我应该感到开心吧,可是心却像是被什么狠狠抓了一把,滴血地疼。

“打晕也太粗暴了吧,樋口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呢,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太宰治说罢轻飘飘地往后一跳,似是随意般迈着步子向我走来,并伸出了一只手:

“还站得起来吗,樋口小姐?”

我没敢去碰他的手,一是出于对这个性格难定的男人的畏惧,二是余光可见前辈的脸再一次黑得吓人。

“哦呀?”见我没理他,太宰治视线往地上一扫,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惊叫了一声,“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情书吗?”

太羞耻了,被这么大声地说出来。感觉自己的脸瞬间变得滚烫,并又偷偷瞥了眼芥川前辈,比起刚才脸色稍有缓和,看不出什么表情。

“啊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想看到它的。喏,给你。”

他二话不说就把情书往我手中一塞。

“是给芥川君的吧?哎呀,我家龙之介还真讨人喜欢呢。”

我注意到了那个可疑的前缀和亲昵的称呼变化,捏着情书的手颤抖着,看向太宰治不知道他还要说什么。

“虽说应该谦让美丽的小姐,但是十分抱歉,龙之介的话,是不行的哦。”

等等,该不会是.......

“如果之前我在黑手党对他的教育方式给你们带来了什么误解的话,那么现在还请不要继续误会下去了。”

不,别再说下去了。

“龙之介他,早就是我的人了。”

心中的什么东西仿佛咔嚓一声碎掉了,我茫然地转过脸,看向芥川前辈。

被在别人面前这么宣告所有权,芥川前辈似乎十分尴尬,红色已经蔓延到了面部。他伸手触摸着刚刚被太宰治咬过的下唇,轻咳了几声,强行转移话题:

“有红豆沙的味道。”

“呀,被发现了吗?”太宰治笑着转身,撇下了我。“我可是来找你之前,特意去那家店吃了碗红豆沙呢,味道应该还没散吧。”

“那家店”三个字咬的很重,却没有点明是哪家店。但我觉得,前辈大概和我一样心中了然。

“毕竟是初吻,不做点有纪念意义的事怎么成呢。”

完全是自己揭穿了自己之前的谎言,这个吻分明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为什么你会知道......”

是啊,为什么他会知道那家店里发生过的事,为什么他会知道前辈喜欢那里的红豆沙。

“要不龙之介自己猜?”

太宰再一次站在了前辈面前,晚风吹拂起沙色的风衣,飘逸的下摆沙沙作响。

“猜不到。”非常诚恳的声音。

“还是不开窍呢,今天明明是个告白的好日子啊。”太宰叹了口气,眉梢眉角却满溢出了温柔。

“因为,我爱你啊。”

轻柔的话语融进了风的絮语中,夕阳将原本阴暗的胡同渲染成了暖色调,前辈的黑风衣也一样沙沙作响。我似乎听到了低低的笑声。

“我也爱你,太宰先生。”

他低着头,嘴角微扬。

我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口中越发得苦涩。从未从前辈脸上看到过这样柔和,或者说,这样幸福满足的神情。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沉沦在了这种感情中,无法自拔。”

到了最后前辈已经是呢喃自语。

太宰治笑着将他搂进了怀中。

。。。。。。。。。。。

我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忘了般寂寞。

剧情已经发展到这了,似乎再没有回转的余地。就这样未恋先死了啊,好不甘心。手中的情书不自觉的再一次掉落在地。

可是再怎么说,看到芥川前辈的笑颜,我也该放弃了。现在应该要笑吧,衷心地祝前辈幸福。

但是.......为什么啊,眼眶却不由自主地湿润了呢。

什么东西滴落在了地上,溅起了小小的尘埃。

大概是,因为自己只能一生单恋了吧。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