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智障 3

#开头放个避雷须知:强行接吻,强行喂食,强行ooc

chapter 3

芥川尝试着活动了下躯体,但是失败了。四肢无力,有仿佛被长时间冰冻过的酥麻感,动弹不得。甚至连歪歪脖子都做不到。

于是他放弃了活动的打算,决定静静地躺着先观察一下自身的处境,帮助着自己回忆点什么。

没穿衣服,身上随意地盖了件黑风衣。大概躺在一个类似棺材的容器里,四周高出的部分遮掩了自己的视线。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一片灰扑扑的天花板和房内一些高大的类似于集装箱的东西,初步推断这里可能是个仓库。房内弥漫这一股长期不和外部通风的霉味儿,整个场所阴湿压抑。

然而这些似乎并没有使自己想明白什么。

正在这时芥川听到了仓库大门打开的声音。来人的脚步轻得几不可闻,强大的同类的气息却令他立马警觉起来。

能感觉得到那人越来越接近自己了,芥川却什么也做不了。

“哦呀,已经醒了吗?”

太宰治走到了他身边瞥了他一眼,腥甜的气味伴随着话语飘出。

是血腥味。芥川警惕地看向太宰治,同时忍不住轻轻咽了口唾沫,喉结在过于纤细的脖子上明显地一滑动。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进食了,这点气味狠狠撩拨起了他的食欲。

他的反应太宰治都看在了眼里。太宰轻声笑道:“饿了吗?”

现在的芥川还发不出声音,无法回答。不过总觉得自己从那丝笑意中读出了些恶劣的意味,没来由地心底发寒。

“先自我介绍下,我是太宰治,一名血族。你原来的长亲把你扒光了丢水里后不知道跑哪去了,所以现在我暂时担任你的长亲,帮你继续进行初拥仪式。”

芥川听了直愣神。这句话信息量略大啊,所以说现在自己是被卷入了什么可怕的仪式当中了吗,下面要被投海献祭还是吃掉了?!他想回忆起之前的点儿什么,但关于现在的处境脑内依旧是一片空白。

太宰治看着芥川迷惘的眼神,觉得有点好笑,只想着他大概是之前被冻傻了,之后能恢复正常就好,不要让自己瞎忙活了这么久。

那么现在少年醒了,该继续仪式了。

叹了口气,他喃喃自语道:“下面的过程...是嘴对嘴喂血块吗,还真是恶心的仪式呢。”

还在恍惚的芥川成功没听到这声低语,也就没能有心理准备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的情况。待他再次回过神时太宰治已经扶起了他的腰,俯身覆上了他的唇。

芥川感觉自己瞬间炸成了烟花。

这个男人在干什么?!?!!

太宰治的手扶在他的后腰上,帮助他直起上半身。指腹处传来的热度令他头皮发麻一直麻到指尖,手指不由自主地弯曲抓住身下的羊毛垫。他不明白为什么同为血族这人的温度会这么灼人,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先前被泡在冰水里过,体温已经低到对热度十分敏感。再加上他一直没穿衣服,刚刚盖在身上的黑风衣已滑至腰际,上身完全裸露被从门缝中渗进的冰冷的深秋空气包裹着,皮肤一直没能恢复正常的温度。

但是最不能忍的还是嘴里的动作。

现在是什么状况啊?被一个陌生男人亲了他就不多说了,还往他嘴里吐血是几个意思?!他是饿了但也没想这样进食啊??!

芥川感觉自己的颧骨以下都在发热,热度迅速蔓延至耳根。

他想要拒绝吞咽,想要挣扎想要反抗,但此时的身体软得不受控制,再加上半消化的血块本质上还是流体,直着上身只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热流因为引力顺着咽喉滚下。

于是他只能在心中安静地爆炸,任凭太宰治摆弄。

太宰治倒是没太多想法。虽然他说过觉得这个仪式恶心变态,但是少年面容精致,贴近了细看也没什么瑕疵,喂血的时候视觉效果算是好得很,具体过程并不令人反感。某方面来说少年的反应也十分有趣,在他贴近时大概才回过神来,黑色的瞳仁急剧收缩显露出无比惊愕的神情,在太宰覆上他的唇时像是受到了打击惊怒交加,喂血过程持续了数秒后瞳孔才回复了正常,一种幽怨的情感却从那黑色中流露出来。

救命,不要用怨妇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看啊,这么近的距离我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的。

太宰治憋笑憋到几乎内伤。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