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智障 4

chapter 4

喂血过程大概不到一分钟,芥川却觉得漫长得仿佛自己又活了一个世纪。

没错,他的接吻技巧为零,理所当然地不知道怎么在被喂血时换气,憋气憋到眼睛发白差点窒息。

最终完全不会换气的芥川成功把血呛到了气管中,在被喂完血的数秒后猛烈得咳嗽起来。

本想放开他的太宰治啧了一声,只能继续维持着原来扶着他的姿势看他咳嗽咳得蜷起了身子,并思考着再这样下去要不要拍拍他的背帮他顺顺气。

“真不明白呢,你这样体弱的少年为什么会被选来进行初拥啊。”

芥川咳得眼角发红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听闻带着嘲意的话语却死咬着唇忍住再次咳嗽的欲望抬头盯住太宰治,漆黑的瞳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

那可恨的语调令他想起了曾经像养狗一样把自己拴在阴暗的监牢里的肥胖男人,那个人把他的命看得像畜牲一般轻贱,每每和他说话时语气中都带着嘲讽和从骨子里溢出的鄙薄之情。糟糕透顶的记忆在脑海中渐渐复苏,刚刚因为饮血而逐渐暖过来的手脚又一次变得冰凉。

迎着少年的视线太宰治略微眯起了双眼,看着即便是刚刚咳得缩成了一只虾仍旧不服输般望着自己的少年,嘴角上扬溢出了危险的笑意,茶褐色的瞳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你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的话,我不能保证不再对你做些其他的什么哦……?”

被太宰轻佻的尾音激得脊背一阵发凉。芥川本是从小过惯了最低贱的生活,对初吻啊贞操啊这种东西本不会过分在意.....好吧,果真后者还是有点在意的。于是思考了数秒他换上了另一种表情——毫无表情的面瘫脸。

虽然他现在气得想吐血。

然后嘴角十分配合地留下了一丝刚刚没来得及咽下的血。

干脆掏出手机拍个照吧,配合着这表情底下再贴一排「生无可恋」的字样就能做成表情包了,太宰治不正经地想到,最后还是伸出手轻轻拭去了那点血。

换个角度看,两人的姿势倒是暧昧亲昵,即使在这样阴暗的场所画面也是十分美好。当然,如果忽略这两人一个想着要把面前的人拍照做成表情包另一个想着要杀了身边的变态的话。

拜太宰治所赐,禁受了惊吓和嘲讽的芥川先前的记忆倒是完全恢复了,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绝望的痛苦的回忆通通被吓醒。零碎的画面再次在脑海中编织成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黑色梦魇,露出张扬的爪牙扼住他命运的咽喉。

最后一张记忆的画面是自己在一场混战后因体力透支昏倒在血泊中,中间经历了什么完全缺失,不清楚自己被做了什么手脚,再次醒来就成了这副鬼样子。他微阖上眼,再次轻咳了几声。喉咙经过血液的润泽有些微痒。他尝试着发出点声音,尽管嗓音破碎得自己都几乎认不出但还是成功了。

“......衣服。”

虽然很想骂面前这人一顿可是果真还是有更重要的事哦。

“嗯?”

“给我件能穿的衣服,这件风衣太大了。”

嘴里这么说着芥川仍是伸出还不太灵活的手抓起滑下去的黑风衣披在了身上。温热的血注入体内,能量被传输到身体各处,他已经能稍微活动一下手脚了。

太宰治扶额。这家伙故意的吗,好歹我给你风衣堆在身上遮个羞,这样披在肩上该露的不该露的地方全露了出来。

芥川披上风衣后只是继续着面无表情。

太宰治无奈地摊开双手:“我可没有随身携带多余衣服的习惯呢。不过,既然能开口说话了,你不打算先自我介绍下吗?”

“....我叫芥川龙之介。”边说着边把又滑下去的风衣往上拽了拽。

“好的,芥川君。实话说吧,我把你捡回来还给你喂饱了可不是因为同情心大发,只是对你身上的气味有点感兴趣罢了。那么,清醒了的你现在能解释下自己血液中为什么有其他血族——也就是织田作之助的气息了吗?”太宰治笑眯眯地问道。他还是不信织田作之助会帮面前的少年进行初拥,这之中定有隐情。

芥川再次感受到了笑中隐藏的危险气息,却仍是从喉咙中吐出这样的回答:“恕我直言,我刚刚清醒一点,现在头脑十分混沌。我想先理一理思绪,暂且不能回答这个问题。能否请太宰先生先给我拿些合身的衣服来,到时候我应该理好了思路,自会回答。”

太宰治俊眉一挑。少年淡淡的语气没有起伏,没有否认自己知道气味来源,而是回避。

有意思。

他盯着少年端详了许久,半晌像是嗤笑了一声。

“好。我先去给你拿衣服。”

说罢转身向外走去,飘逸的风衣带子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缠着绷带的手随意挥了挥算是道别。

芥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点缓和,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渗出细密的冷汗。刚才那抹三分讥嘲七分玩味的笑令他不寒而栗,就好像那一刻自己的小心思已被茶褐色的瞳完全看穿。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