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智障 5


太宰治很快就回来了,把一堆衣服往芥川身上一丢。

“边换边说,还是换完再说?”

“换完再说。”

“行。”

然后不知道从仓库的哪个角落里找来一把破椅子,毫不介意上面经年的积灰随意地一坐。半开着的库门泄入了一缕阳光,可以看见被太宰治弄起的灰尘在其中疯狂地翻涌着,激得隔了段距离的芥川又是好一阵咳嗽。太宰治眯眼像猫一样打了个哈欠,然后显得十分无聊的样子玩起了手上缠绕的绷带。

芥川盯着拿来的衣服中一件雪白的荷叶边的造型华丽的衣服看了半天,在心中重复了无数遍这一定是西式的宫廷衬衫才不是什么小洋裙最终才成功催眠了自己穿了上去。

等待的过程真的十分无聊,玩腻了绷带的太宰闭着眼哼起了自编的小调,表情惬意地像是在度假。棺材里的芥川似乎被遗忘了。

就当他哼得起劲的时候脖子突然被什么冰冷锋利的东西抵住了,于是他微笑着睁开双眼,顺着抵住脖子的东西往前看。刚刚还虚弱得咳个不停的少年目光冰冷,黑色的风衣下摆扭曲成的利刃抵在自己的颈边。

在这之前少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杀气。

“不错呢。”太宰治笑着说。

然而接下来少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黑色的刀刃从接触到太宰的地方一点一点烟消云散。太宰依旧满脸笑容,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语调轻松地开了口。

“早就猜到了呢,芥川君。”

“根本不是什么被进行初拥的人类吧。”

“你原本就是吸血鬼。”

异能力这种东西只有真正血族的后代才可能拥有,被初拥的人类说白了只是被标记的猎物,不会拥有这种超自然的力量。芥川是一名血族,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体内就流淌着被诅咒了的罪恶血液。他拥有着名为「罗生门」、能改变所穿衣物的异能力。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罗生门会对这个男人失效。

“真不凑巧,我的能力——「人间失格」,仅靠接触就能使其他的血族的能力无效化哦。”

太宰治笑着站起身继续道:“从你问我要衣服的那时起,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虽说刚刚见面,不怎么了解,但是,芥川君不像是那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人呢,毕竟大家是同性嘛。然后,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收到的一个报告,说是我家粗心的部下在交易时不小心被人看到了,想要去灭口结果却全被干掉了。其余的人到达现场时真是一塌糊涂啊,唯一一个还有勉强活着的家伙报告完「被一个可以改变衣服形状来进行攻击的少年干掉了」就断了气。”

想到这芥川就来气,在深山老林里随便走走拐个弯都能撞上黑道交易这运气也是绝了,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高调围攻怪他咯。

芥川心里苦,但他不说。

“芥川君突然问我要衣服,我就自然地怀疑起你的身份了。所以,芥川君当时想要合身的衣服是打算杀了我吧?”

不,并没有打算杀掉....芥川默默地想。只是不喜欢被你压制的感觉,打算借助能力反过来压制你,顺带问点情况而已。

“你不明白为什么披上风衣还发动不了能力,以为是还没完全恢复力气,想要拖延时间,让我去拿衣服,到时再发动能力下手,完全忽略了那时我可一直扶着你的背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芥川君,长得这么纯良居然虐杀了我家6名部下,还打算杀了我。”

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长得纯良的芥川抽了抽嘴角。再说,要说纯良的话,明明是现在一脸人畜无害笑容的太宰更具欺诈性吧。

他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那六个人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那么,来做个交易吧。芥川君身上有些令我感兴趣的东西,像是——为什么会被伪装成初拥丢到我面前?为什么身上会有织田作之助的血液气息?我可是想了好久也想不明白啊。要是帮我解决了这些问题的话,不追究你杀了我部下的事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你要是不说也没事。嘛,既然已经确定你是血族就好办了。血族的顽强生命力对于审问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怎样?自己说,或是、我逼你说?”

太宰的眼中闪过一丝血光,随即如常,满脸依旧是温暖人心的虚假笑容。

虽说从小饱受虐待和折磨身体发育不良瘦弱得可怕,但是芥川自认为自己的大脑还是发育正常的,审时度势趋利避害这点还是知道的。再说了,自己的身世.......也不是值得特别隐藏的事,相较于性命而言。

“我自己说。”

芥川望着太宰的笑脸,恍惚中似乎回到了开始逃亡那一天,那个衣着华丽的男人隔着镀银的铁笼看着他,也是一脸虚假的和善笑容。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