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智障 6

讲真觉得我的设定真——中二。

chapter 6

“被伪装成初拥的事我并不清楚,在此之前我甚至并不知晓有这种仪式。在与你的部下混战后,我就因为体力透支而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再次清醒时就在这里。”

芥川清冷又略带着丝沙哑的声线回荡在仓库里。

“血液中有你口中的那名血族——织田作之助的气息,我猜是因为我曾在路上遇见过一个流浪的炼金术师。他答应可以做出改变我血液气味的药丸,前提是要有强大血族的血做药材,所以需要我跟随他流浪一段时间寻找材料。在来到横滨这片土地后不久,他便将药丸制好了,我吞下后血液中就有了这样的气息,这药丸大概就是你所言的那名血族的血制成的吧。”

一次性说完了这么多话,芥川闭上眼靠着棺材略做休息。

“是这样啊。”太宰摸着下巴若有思,“不过还有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血液的味道呢?”

芥川睁开眼,盯着太宰的眼睛缓缓吐出了下面的话语。

“因为,我是瘟疫之源的后代。”

意料之中的,太宰并没有显得很吃惊。

瘟疫之源啊......在一听到芥川的姓氏时,太宰并没有联想到那个被诅咒了血液的家族,毕竟当时还不确定他血族的身份。而且再怎么说,芥川家好几个世纪前就被几大家族联合剿灭了,据说是被灭了全族——连家里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都没有放过,因为他们家族的存在便是对世界上所有血族的威胁。

瘟疫之源,顾名思义,被芥川家族吸过血的猎物自动被标记,不属于该家族的血族食用其血液轻则中毒重则死亡,并且这种血液的特性还会在人类中传播,被感染的人类等同于被标记了。就算被标记的猎物死去,尸体不经过焚烧同样会感染上接近的人,这种特性如同瘟疫一般麻烦。芥川家最后一任家主深知这种血脉为同族所唾弃,带着一族的人隐居在日本附近的一个小岛上。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被深深忌惮着他们血脉的几大家族灭了族。

要是被人知道了瘟疫之源的后代还存活于世,芥川绝对会被赶尽杀绝的。所以他是为了防止被活了几个世纪的老吸血鬼认出血液气息来,才要改变自身血液味道的吧。听起来从他身上再也问不出其他与织田作有关的信息了。他应该没有隐瞒什么,连血脉这种秘密都交代了。虽说血族天性狡猾,编谎话这种事都是无师自通,可太宰治就是本能地觉得芥川的话都是真实的,大概是多年审讯他人的所练就的直觉吧。

话说这少年.......不会是几个世纪前的幸存者吧,哈哈?太宰治难以置信。看起来这么瘦小实际上比他大几百岁?

他突然对芥川的身世感兴趣了。

“你在那场混战之前经历了什么?总不会莫名其妙就被一个恰巧路过的捡去伪装成初拥,还这么巧地丢到我做任务的地方吧。”

芥川又一次阖上了双眼。

“逃亡。我在逃离一个男人的追捕。”

太宰拖着下巴露出了一脸听故事的表情,示意芥川往下说。

“大概因为血脉的原因,我从记事起就被一个喜欢收藏奇珍异兽的肥胖男人当做收藏品关押在一个监牢里。”

芥川毫无感情地叙述着,眼前似乎浮现出当时的情景。真是可笑啊,明明是高贵的血族,本应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睥睨众生,却被狗一样养着,不,那生活过得比狗还不如。

整天坐躺在湿冷的地砖上,目力所及除了肮脏的牢内情景就是同样被关押着的各类稀有物种,绝望地嘶吼声裹挟着腐烂的尸体气味刺激着他的听觉中枢和嗅觉中枢,每天的生活都宛如行尸走肉寻找不到生存的意义。镀银的铁质栏杆限制了血族的异能,破烂的衣服幻化成的刀刃甚至不能在上面留下浅浅的割痕,逃离深渊的可能像是夏日阳光中的肥皂泡般只是个美好的幻影。

生活中唯一有点起伏的时候便是主人带着来客参观「收藏品」的时候。本是杀戮的能力被肥胖男人当做小狗讨好主人的小把戏,他被勒令着给客人们展示将衣服下摆变出各种形状的能力。刻骨铭心的耻辱。

芥川强行拉回自己的记忆,控制着自己的感情,继续他的述说。

“那一天来了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他在参观完我的牢笼后把笼子的钥匙丢给了我。我猜他不是想帮我,而是无法从胖男人那里买到我,只好下此阴招。”

“我不管他是不是居心拨测,我逃了出来,杀了肥胖的男人,顺带毁掉了他收藏物种的古堡,并结束了那里其他可悲生物的生命。”

“剩下的我刚刚就已经说了,我开始了逃亡,途中遇到了那个炼金术师,以提供部分自己的血液为代价换来了改变自己血液气息的药丸。”

芥川结束了自己的述说。太宰的表情没有多大的起伏,显然是见惯了最底层的生活而不觉新鲜或值得怜悯。

说完了身世,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大概接下来是被杀掉,或者继续被圈养着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前者似乎还更好些。芥川想到。

然而接下来意料不到的话语清晰地撞击着他的鼓膜。

“既然你已无处可去,那么要成为我的部下,加入我所在的组织——港口黑手党吗?”

-TBC-

这一章前面的铺垫算是结束了,用了港黑半个原著设定,之后大概是会有叫侦探社的猎人公会?嘛,正在纠结是先来打戏慢慢培养感情呢还是直接酒后乱性推剧情x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