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太芥】喵喵喵喵?(猫化/学院paro/短篇)1

#写点轻松愉快的东西换换脑子

“学长,我回来了。那个......还带回了一只猫......”

中岛敦的声音到最后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说完最后的「猫」后垂眼看看脚边的黑猫,见它白色的耳朵尖抖动了两下。

推开门换好了鞋子,依旧没有任何人的应答,他感觉有点尴尬。

特别是当那只黑猫迈着骄矜的步子走过他身边,并给他投来一个嫌弃与鄙夷并重的眼神时,敦感觉真是尴尬极了。

“哎——你先别往里走.......”敦压低了声音显出慌张的神情,伸出手想去抓黑猫。黑猫的尾巴轻飘飘地擦着他的手一摇,头也不回地往里走去。

他忙追着猫往里跑,想着估计学长们都在忙事完全没听到他刚才进来的声音,要是突然看见一只野猫条件反射地踹了脚那就糟糕了。

“哦,回来了么,小鬼。”

正在厨房捣鼓晚饭的国木田独步用余光瞥见了敦弓着腰跑过客厅的身影,却因为角度问题没看见从地板上大摇大摆走过去的某只小动物。

闻言敦立马站直了身子,挠着头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嗯是啊,我下午的课程都结束了。对了,国木田学长,我今天——”

然后他就被油烟机轰鸣声中夹杂着的吼声打断了。“我!听!不!见!不要在我做晚饭的时候和我说学校里的事,笔记本告诉我要专心于自己正在干的每一件事。”

啊,今天的国木田学长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守笔记本上的信条呢。敦很无奈,之好按下猫的话题不表。

这时黑猫已经踱到了某一间房的门前,笔直地坐着,顺便,向中岛敦抛来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天啊这猫为什么第一次见他就和他有仇似的,明明是自己好心让它跟着自己回出租屋的,这猫不感激就罢了还瞪他!没天理了!!敦委屈极了。

不是这只猫的话,今天本来也是平凡而普通的一天。下了课后他原是如往常般走在回自己和两名学长合租的出租屋的路上,脑袋里想着刚刚课上的内容,不出意外的话20分钟后就会来到自己和学长们的出租屋。

结果他突然被一阵恶劣的笑声打断了思路,回过头来便看见一只被踢飞了好远的黑猫,和两个脸上带笑的男生。有路过的几个女生见到了这一幕,尖叫过后开始对那两个人指指点点,并有上来为黑猫讨个公道的架势。那两个男生察觉到了这点,敛了笑容啐骂一声,脚底生风地跑掉了。等到女生们再想去寻找一下受伤的黑猫表达一下自己对小动物的人性关怀时,却再也找不到那只猫了。

本来也没把这当什么大事,虽然当时心里多少有点在意那道飞过黑影。

结果才走了没多久,敦就发现眼前出现了一片黑色的身影。

“你是刚才那个可怜的小家伙吗?”

敦一边问着一边蹲下身子,友好地伸出手打算抚摸一下这个刚刚被人类伤害过的小家伙。猫却没这个打算,一脸嫌弃地躲开了他的爪子,并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他。

“啊啊,抱歉,我没想要吓唬你的。”敦悻悻收回手。

大概小家伙之前被那两个男生吓到了吧。

念此敦又对猫扯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我还要按时回去,那么先走了?”

他起身,猫也轻悄悄地跟上,保持着半步远的距离。

“诶,别跟着我了,我手上没吃的。”

说着敦摊开了双手。

猫依旧一脸嫌弃,却没有跑开。

敦尝试着挪了挪脚步,黑猫也跟着移动。

最终敦放弃了挣扎,他做不到和那两个男生一样踹猫一脚,只好任由猫跟他回出租屋。

“唉,它就是因为明明很粘人还对人一脸嫌弃才会被踢的吧。”

这算是傲娇吗,顿无奈地想到。

所以还是原谅了黑猫现在投来的不友好的眼神。

“对了,你叫一下太宰,晚饭我弄好了。”国木田一边说着一边往围裙上擦拭了下自己毫无油污的手。

“好!”

敦觉得自己还是不能习惯穿着粉红色围裙却用一脸高数老师上课的表情做晚饭的国木田学长,就好像不能理解要颜有颜要智商有智商的人生赢家太宰学长为什么热衷于自杀一样。啊,不能理解学长的作风,这大概就是自己能力不及学长的一个表现吧?这么思考着走向太宰的房间。

现在不是纠结于学长作风的时候,因为那只猫正蹲在太宰治的房间门前,挑衅地望着他。

敦毫不怀疑在房门打开的一刹那猫就会冲进去,虽然不知道这只猫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学长讨厌狗可是猫不清楚啊,不过讨厌狗不一定也会讨厌猫的吧?

就在他纠结时,房门猝不及防地被打开了。敦吓得猛地往后一跳,猫则是哧溜一下逃离了门板的夹击,尾巴上的毛吓得竖起却意外的没有惊叫出声。

“啊啊啊!!终于完工了!!!!”

太宰治伸着懒腰走了出来,满脸喜悦与轻松,却依旧掩盖不住脸上的疲劳。

“太宰学长……!!”

“……唔?这是敦君带回来的吗?!”

太宰突然眼前一亮,嘴角上扬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弯腰去抓黑猫。

“不完全是——等等!这只猫......”

中岛敦还没说完,便惊奇的看见太宰治把手架在猫的腋窝下抱起了猫,并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疑惑的表情。

“怎么了,敦君?”

黑猫被生人抱着凌空,完全没有惊慌的样子,更没有如敦所想象的那样对着太宰的脸挠一爪子,而是用十分温顺的眼神和太宰对视,尾尖轻摇。

敦觉得这画面要是在配上一声软糯的猫叫就再美不过了。

“奇怪了,”他小声嘟囔着,“刚刚还对我很凶,为什么态度转变得这么快。”

表情丰富多彩到让他怀疑这猫是不是成了精。

“是吗?我想,大概是因为敦君不够帅?”太宰治笑着放下了猫。

“诶?!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开玩笑的啦~还真是单纯呢,敦君。我也不知道原因啦,看到这猫就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不由自主地想抱起来举高高,然后它就这么听话地让我抱咯。”太宰摊手做无奈状。

是吗......真是诡异的现象。

黑猫现在安静地坐在地上,看着他们两人。

“啊!对了!”太宰治一拍脑袋。

“……怎么了学长。”

敦被太宰的惊呼吓得虎躯一震。

“你给它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我刚刚才遇上它的,大概是野猫。”

“哦——那么就叫它小白吧!”

太宰兴奋地打了个响指,露出了类似于不二家的表情。

“小……小白?!”

敦一脸懵逼,这可是黑猫啊学长到底在想什么?

“是啊,很合适不是吗?”太宰曲起右手食指像是要去刮猫的鼻子,却在猫脸前一寸远的地方停住了,黑猫踉跄着后退了一点,带上了警惕的表情。太宰微微一笑,翻手摸上了猫的脑袋,并不顾猫的震惊捏了捏猫耳。

“你看它就只有耳朵尖那两小撮是白毛,其他地方都是黑的,叫小白多好!”

“是吗……说的也对。”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小白~小白~”

太宰一脸深情地冲着黑猫喊道,伸手做出要抱抱的姿势。

然而黑猫勉强地瞥了一眼太宰就扭过了头。

“看啊它很喜欢这个名字。”

“……哪里看出来的啊!”

太宰没有再回答敦吐槽,而是托腮看着黑猫坐在那儿,白色的耳朵尖间歇抖动。

“真是少见的毛色呢……话说敦君有没有觉得这只猫像个人?”

“诶?”猫像人?敦完全无法跟上太宰跳跃性的思维。

“不,没什么。”太宰轻笑了一声似在自嘲。

是自己想多了吧。就是一只毛色奇特行为诡异的猫而已,怎么会是那个人呢。

“——我说!!!你们两个来不来吃晚饭了啊?!饭都烧好了还要我送嘴里吗?”国木田的怒吼从餐厅飘来。

“别急嘛,国木田君,这样催人真的和老妈子很像哦!”太宰高声回应道。

“走吧,敦君,先吃饭。”

说完太宰顺手揉了揉敦柔软的头发。

“好的,太宰学长。”

敦跟上了太宰,却总觉得自己被一道怨念的目光盯着,不禁打了个寒战。回过头看看,只见黑猫依旧坐在地板上,表情淡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