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猫的耳朵尖

这里柴郡。

【太芥】喵喵喵喵?(猫化/学院paro/短篇)2

因为这只可怜的柴郡猫开学了所以以后大概龟更[被作业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依旧坚强地爬来撸文

晚饭时,得知屋里添了一名新成员的国木田不出所料地表达了自己对猫的不接受,认为这两人太多事,路上每天都有饿死的野猫,滥施爱心根本救不过来只会平添麻烦和内心的负罪感。

当然,最终他还是被正义凛然的敦和在一边插科打诨的太宰成功说服了。

于是黑猫就这样在这里住了下来。

晚饭后敦回校晚自习,国木田回房不知道研究什么,太宰一如既往地出去浪。

黑猫坐在落地窗前,看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太宰的身影逐渐隐没在迷离的灯光中彻底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

是去泡吧顺带撩妹?

可是再怎么样也与自己无关了吧。

毕竟自己现在这样——成了只猫,再也不能作为那人的学弟,借着探讨学术性问题的借口接近他了吧。

芥川龙之介有些悲伤地想到。自己造了什么孽,早上起来就莫名变成了一只猫。

完全忽略了自己现在是只被太宰包养的猫,关系能比原来亲近太多。

本以为太宰出去至少浪个三五个小时才回来,结果似乎才一个小时不到,芥川猫就听到了钥匙刮擦着门孔的金属碰撞声。

他坐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抖动着耳朵靠着灵敏的听觉捕捉太宰的举动,揣着一点儿自己也捉么不透的似乎可以归类于期待的小心思。

开门,换鞋,拎起了一罐什么摇晃着,里面的东西“叩咯叩咯”地敲击着罐壁,拖着鞋向他所在的阳台走来。

“小白~看看我买了什么回来~”还有一声深情呼唤。

芥川表示真的不想理这人。即便是自己暗恋多年的学长,这样魔性的名字还是不想接受。

太宰见黑猫没有理它,笑眯眯地打开了手里的猫罐头。随着他手腕的活动猫粮的香味满溢出来。

“小白~吃饭咯~”语调甜得发腻,分明是在诱惑。

香气撩拨着芥川的食欲,饿了一天的芥川最终败给了生物本能,接受了小白这个称呼乖乖走去吃了饭。

不对啊自己一天前还是人为什么猫罐头对自己的吸引力会这么大!

芥川嚼着太宰手中的猫粮心里不爽。

敷衍了心中刚刚更多是因为那声甜腻的呼唤而动摇了的想法。

大概吃饱了芥川便住了嘴,舔舔爪子抹抹脸,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像正常的猫那样再蹭蹭太宰的裤腿表示友好,看着太宰期待的亮晶晶的眼神最终还是退缩了,尾巴尖儿匆匆扫了一下太宰的手心像是怕被烧着般离远了,再一次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面朝太宰。

“真和听说的一样啊,猫这种动物吃起东西来是有节制的呢。不过你还真是冷淡啊小白。”

太宰把手中剩下的猫粮扔回了罐头里,和猫咪对视。

猫一身漆黑的毛沐浴在夜晚绚烂的霓虹灯下抹了油般闪闪发亮,鬼魅如夜的精灵。瞳仁不是妖冶的翡翠色而是墨黑,光影在其间破碎化作流转的星芒。缀着白毛的耳尖微微颤动着,衬得整只猫又显轻灵可爱。

太宰觉得脖子微痒,那一下下颤动的耳尖毛似乎搔到了那儿,就如之前无数次和那个人相处时发生过的那样——记忆被拉回了的高中时代——他随手拉开桌前的椅子坐下来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为前来请教的学弟——芥川龙之介解答疑难问题,听得认真的芥川不自觉地垂下脑袋更加靠近了太宰治,过长的鬓尾有意无意地扫过太宰的脖子,皮肤上的微痒触觉一直蔓延到心尖,内心的什么情愫蠢蠢欲动。他却仍面带微笑笔下不停,流畅的语言说明音调平稳。然后余光瞥到了芥川专注的眼神,鹅黄色的暖光下湿润、缠结的睫毛轻微颤动的弧度,还有无意中上扬的嘴角,才停了笔细细地欣赏。半晌芥川才反应过来学长已经有好一会儿没再动笔没再解说,微侧过脸,漆黑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迷惘。

“太宰……学长?”带着困惑的语调。

“哦——抱歉啊,认真学习的芥川君太可爱了,一不小心看入了迷。”

“……请学长不要取笑在下的愚笨了。”

像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他在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之前捕捉到了人耳根一丝不易察觉的颜色。然后曲起右手食指指节撞击桌面提醒着该继续辅导,脖子上残留微痒的触觉扔在撩拨着他的心。

想想那是一段多么值得悼念的时光,可是再怎么样都过去了,芥川君也有好久没见了吧——哪怕两人现在在大学仍是同校。

猛然发觉自己有点多愁善感了,只不过是面对一只略显诡异的猫而已。

太宰用指腹擦过自己的脖子,对着面前的黑猫扯出一个夸张到浮夸的笑,那点儿只有自己明了的苦涩被完美隐藏。

“觉得你很像一个人呐,小白。既然你不喜欢小白这个名字——叫你芥川君如何?”

太宰总觉得自己在黑猫的眼中看到的一闪而过的惊骇好像不是错觉。

没等他想太明白芥川猫就满满地踱过来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他的手心。

不得不说手感真棒。

看来它很喜欢现在的名字。太宰抚摸着黑猫确定了这个事实。

至于那可能存在过的惊骇,还是自己看错了吧。想太多,可又要陷进自己亲手编织的落网了呢。

评论

热度(29)